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山流水GUO WU的博客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无欲则刚

 
 
 

日志

 
 

【原创】爸爸,我也向您敬个军礼  

2007-11-28 22:02:27|  分类: 天伦亲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公元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八日(农历六月初七)零点二十六分,我的父亲溘然长逝!现特以《爸爸,我也向您敬个军礼》一文“置顶”,预作先行纪念、悼念之用,待后撰文补之。

爸爸,我也向您敬个军礼

郭   武

 

        多少年来,我一直想写点关于自己父亲的文字。因为,凡是了解我爸爸的人,都说他是一位实实实在在的好人。

        爸爸是一个农家子弟,幼年极其凄苦,他一岁丧母,十三岁丧父。解放战争初期参加了当时的我华东野战军。以后,他跟随部队——过黄河、渡长江、激战淮海;打南京、攻上海、抗美援朝。先后参加了十几个战役,历经近百次大大小小的战斗。真可谓:南征北战、九死一生,在中国人民解放军这支部队里度过了整整二十个春秋。先后荣立战功二十多次。其中,一等战功两次,二等战功两次,三等战功十次,战功通令嘉奖多次,并多次参加全军及军团、师团英模代表大会。曾授予:淮海战役、渡江战役、解放华中南纪念奖章以及抗美援朝军功章、纪念章等二十余枚。豪不夸张的说:爸爸和许许多多革命老前辈一样——也是一位为祖国、为人民的解放事业竭尽全力,不惜流血牺牲的功臣!

         一九六四年初,爸爸从部队转业,来到了鲁西南的一个气象台工作。两年多以后,“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就开始了。

        记得一天晚上,爸爸和妈妈把我从睡梦中轻轻唤醒,神情庄重得对我说:“孩子,你帮着办件事儿,把这个小包藏在房子山墙上的通风窗里。”说着,爸爸递给我一个装得鼓鼓的用小绳绑扎好的沉甸甸的牛皮纸信封的小包包。

        接着,爸爸在一张不堪重负的桌子上,放上了两把用铁丝紧固过的椅子,又在椅子上叠起一个小板凳。然后,爸爸推扶着我象演杂技一样,小心翼翼地爬上了这个临时搭起来的“板凳梯子”。我战战兢兢地直起腰来,又慢慢地尖起脚,把那个沉甸甸的小包放在了设置在房屋山墙顶端的通风窗里。

        小包里装的什么呢?为什么藏起来?我不止一次的悄悄瞅着那个高高的通风窗猜想过。中间,我也曾小声的问过妈妈。妈妈只是嗔怪道:“小孩儿,不该问的事儿,别乱打听!”就这样,这件事就像一个谜一样,在我心底里一直埋了六个年头。

        一九七二年,“文革”已经进行了七个年头,以“夺权”和斗争“走资派”为中心的打、砸、抢动乱逐渐平息。一天的中午,爸爸又让我爬上了那个通风窗,取下了那个藏了很久的沉甸甸的小包。爸爸接过来,吹掉了牛皮纸信封包上厚厚的灰尘,解开了捆扎在信封包上的小绳,轻轻地把信封里的东西倒在了桌子上。“丁零当啷”随着一阵轻微的金属响声,我看见了一个个闪着光亮的小东西。我好奇的拿起一个端详起来。“啊!”我突然感到了一阵惊喜,“是战斗奖章!”解开谜底的我脱口喊了起来。真没想到,爸爸让我藏的是这样一些个“宝贝”。“爸爸,你为什么藏这些东西?”我不解的问。“为了维护荣誉,为了保留纪念,这是党和人民给我的。”爸爸语气缓缓的这样对我说,那神情显得很庄重又有些伤感。

        多少年过去了,我每每在脑海里忆起这桩往事。而今,爸爸已至古稀之年,他这几十年里一直悉心珍重着人民给他的荣誉,并且在以后的战斗和工作中用这些荣誉激励着自己,尽力维护和发扬着这种荣誉。是的,在那“夺权”的年代里,爸爸不争权不夺利;在那斗争“走资派”日子里,爸爸不为官不图名,默默地忍辱负重地为完成日常的气象工作任务干着力所能及的各种事情。

        为了不耽误向所在地区周围二十七个军用、民用飞机场和国家及省气象台(站)发送天气情报,在文革期间那“文攻武卫”停工停产的紧要关头,在各派武斗白热化的日子里,爸爸陪伴着值班的叔叔阿姨,熬过了一个又一个通宵。爸爸,您为了什么呢?要知道,那时您可是个无职无权“靠边站”的“走资派”啊!爸爸靠边站了,却没有“靠边看”,而是真正的“靠边干”。还是象他“在职在位”的时候一样为大家服务着。所不同的,他都是自己孤零零地干着人们不屑一顾的那些“活计”。

        炎热的夏天,爸爸象一个地道的庄稼把式,头戴一顶草帽,光着脊背,穿着一件旧军裤改作的短裤,腰间拽着块擦汗的毛巾,手上使唤着一把锄头或铁锹,“承包”着气象观测场周围那几亩田地。气温最高时的中午,爸爸一个人在蔬菜地里为西红柿掰打杈芽,为玉米苗锄草;风雨中,又是爸爸把一棵棵黄瓜秧苗绑扎在瓜架上。当那紫红的茄子,鲜嫩的黄瓜,红溜溜的西红柿,绿油油的韭菜,收放在公家的伙房里,吃进大家嘴里的时候,爸爸却是和我们一家人吃着自己腌制的咸菜和蒜泥下饭。

        “文革”的几年里,打扫公厕的活您包了;猪圈里刚生下的小猪您照料;炊事员请假、病休,您下厨房······多少次,您为有病的叔叔阿姨熬中药、送开水;多少回,您让我妈妈为叔叔阿姨义务缝补衣服;多少个除夕夜,您请单身的叔叔阿姨到自己家里吃水饺、喝年酒······爸爸,几十年的风风雨雨、坎坎坷坷,不管是在顺境中还是在逆境中,您就是这样任劳任怨地走着、干着。直到离休前,在地方工作的二十多年里,您一职未动,一级未升,就连八十年代初开始的几次工资调级,您不是也把评定给您的那几次指标让给了同志们了吗?我常常想:爸爸的这些一言一行、所作所为不就是爸爸让我小时候爬上那高高的山墙藏在通风窗里的那个沉甸甸的“谜底”吗——一切为了维护军队、人民和党给他的那些荣誉!

        爸爸说:“在部队里,最庄重和庄严的场合都是敬军礼。”他也最喜欢用军礼向那些尊敬的首长和同志们致意。爸爸是个好人,是个实实在在的好人。爸爸——我也向您敬个—— 军礼!

                               

                                                 1993年4月18日草稿

                                                 1993年4月26日定稿

        补语:十几年前,“丽珠得乐集团”为宣传其企业和产品,以迎接“父亲节”为契机策划了一个“征文活动”。我就是以此为触动,动笔写了写我的至亲、至爱而伟大的父亲。今天,借助于网络,借助于“博客”,我把原来写的稚文发表出去,略以表达我对我已至耄耋之年的父亲深深的爱和深深的敬意!

                                                  2007年11月28日夜

 

  评论这张
 
阅读(521)| 评论(16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